本视频原件由 沈红 女士提供

“飞虎英雄”林雨水:“爱国”分量胜过一切
 

提起“飞虎队”,大家或许只是在电视里见过他们的神勇和光辉的画面,但现在,参加过“飞虎队”中的华侨华人,在世者已不到10个人,他们的平均年龄也在88岁。日前,在中国民航总局纪念“两航”起义六十周年的活动上,记者有幸见到了89岁高龄的“飞虎英雄”林雨水。“飞虎队”在抗战中的神勇传奇也随之被他侃侃道出。

试卷上写“我是爱国华侨”

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参加战争的军队人员组成多是文盲,而飞虎队中的中国人不同。不管是飞行员还是地勤,他们的文化素质普遍很高。担任过飞虎队第14航空队第5混合大队17中队上尉分队长的林雨水说:“我所属的小队有300人,其中半数是中国人。”这些人中有80%的人是因为抗战而回国的华侨。

林雨水出生于福建西北处一个客家人家庭,因家贫养不起,父母无奈将1岁半的林雨水和比他大三四岁的哥哥卖给姓林的菲律宾华侨,并被带到菲律宾。日军侵华不久,他在马尼拉一个航空学校半工半读。

抗战爆发以后,他就和两位同学商量回国抗日。当时,菲律宾已经戒严,严禁中国华侨回国抗日,严禁战火卷到菲律宾来。为了回到中国去参加战斗,林雨水和3位青年一起,背着父母混在渔船里,偷偷离开了菲律宾。林雨水说:“你可能都不相信,我当时急急忙忙,怕被抓回去,所以只穿了一条裤衩上船。”

林雨水回忆,他们几个青年华侨几经辗转,才经香港到昆明,参加昆明航校的入学考试。由于林雨水不会中文,别人在试卷上不停地答题,他只能坐着、听着、看着。

“我的心里充满了沮丧,我想,完了,还是回到菲律宾去吧!不会中文,谁要呢?”后来,他把仅仅会的几个中国字写满他的试卷:“我是爱国华侨。”谁知道,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林雨水竟然在录取榜上看到了他的名字。

手臂刺青西点任教

林雨水说,他一进航校就拼命学习。为了努力学习,他在自己的胳臂上刺上“上”字,表示要天天向上。后来他去美国西点军校航校学习时,学校不允许在身上刺字,他才到医务室把“上”字去掉。

由于日本空军不断轰炸,林雨水所在的空军军官学校几经转移,先在昆明,后又搬到四川宜宾,没有两天,日本飞机又来了。昆明航校后来搬迁到云南驿机场训练。可是,日本飞机来了,他们炸毁了所有的训练飞机。当时,中国的空军力量已经消耗殆尽。

1941年12月7日,日本偷袭珍珠港,美国也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,成为中国的同盟军。美国协助中国训练飞行员。林雨水被送到美国西南部凤凰城鹿克航校接受飞行训练,毕业后又被送去得州美国航空西点接受训练教官的课程。

毕业后他被派到凤凰城鹿克高级航校任教官。他是西点军校的第一个中国籍教官,在鹿克航校他教了第十四期及第十五期学员,其中一位优秀学员是著名的抗日英雄周训典。周训典在抗日战争中出生入死,击落日军飞机6架。在对日空战中,他3次遇险,负伤降落在沦陷区,又在群众的掩护下安全脱险归队。

1944年8月21日上午。在洞庭湖10000多英尺高空,林雨水的机群遭遇日本战斗机的攻击。“我发现在我左边上空两架日本飞机正在攻击美国少校威廉氏的飞机,而我的飞机也受后面日本飞机的攻击,但我想到是去解救威廉氏,便去追击威廉氏后面的敌机,把日机击落。威廉氏的飞机受创,但安全飞回,我的飞机虽有几个弹洞也飞回芷江。”

前后救了两位美国战友,林雨水得到美方的肯定和赞扬,于是颁发给他两枚空军勋章及空战卓越成绩单,颁发一枚十字勋章。很少有人获得此类勋章。

林雨水双手比画驾驶飞机空中作战的情景:“日本人的飞机追美国人的飞机,我追日本人的飞机,我后面是日本人追我的飞机。我前面的日本飞机划S形飞行,我在后面也划S形追击。我是西点军校航校的教官,我在美国教的就是S形追击时,打‘提前量’射击前面的敌机。‘嘟、嘟、嘟’,我的机枪在内半径提前射击,敌机飞到那里,刚好中弹!我机身被击中,滑油管也中弹,这时发动机温度已升到超过205℃危险点。我只好调转机头回芷江。”

“追星”周恩来

林雨水最得意的回忆是他和周恩来的两次握手,“这在飞虎队老飞行员中是唯一的。”

1945年,林雨水等5位飞虎队的飞行员在南京新街口的大街上散步。“我在街上买雪糕,突然发现周恩来先生和他的夫人邓颖超女士坐在小店里吃雪糕。我同周恩来打招呼,他也微笑地向我们招手。”

“我急忙翻遍全身找纸和笔,想请周恩来签名。找不到纸,我找到5张500元的法币。结果,周恩来微笑地分别在5张法币上签名。”林雨水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:周恩来用的是一支新华牌钢笔。

当时,林雨水把5张法币分给了在座的其他军人3张,自己保留了两张。现在,其中一张被他送给了南京周恩来纪念馆。2005年,最后一张签名法币被他割爱给了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友方守义。

1949年11月9日,中国航空公司10架飞机、中央航空公司2架飞机起义。刘敬宜、陈卓林等人乘央航潘国定驾驶的CV-240型(空中行宫)XT-610号飞机,于当日12时15分到达北京;其他11架飞机,由陈达礼领队,飞抵天津。同日,香港中国航空公司、中央航空公司2000多名员工通电起义。

林雨水是参加起义的12名机长之一。当天晚上,他与52名“两航”人员驾乘12架民用运输机由香港机场飞抵北京,获得周恩来总理的接见。

“爱国”分量胜过一切

1951年9月25日,中国民航大学的前身军委民航局第二民用航空学校在天津成立。建校之初,林雨水任该校训练科副科长,并长期在民航北京管理处从事运输飞行。他先后带飞了100多名学员。1956年,组织上派他到新建的海军航空兵,帮助培养了5名“全天候”机长。1957年,林雨水被调到民航上海管理处担任DC3、C47、安二等型飞机飞行机长和飞行指挥员,并重点指导专业航空。

“专业航空是旧中国从来没有的,它是用飞机直接从事工农业生产、科研的,像航空探矿、航空摄影、航空护林、播种、造林、施肥、灭虫等等。新中国初期专业航空发展很快、以飞行小时计算,1959年比1952年增长了24倍。”林老在一篇1959年写的回忆文章里这样说。那时他经常深入专业飞行基地指导飞行和防治病虫害工作,不断改进作业质量。“每次在飞机上,当我看到农民兄弟兴奋地涨红了脸,招手跑着向我们的飞机欢呼时的情景,我都有说不出的快乐!”

说起晚年的生活,林老还是60多年前那句话:“我没有后路,我就一心一意跟共产党了。”在他的一生中,有过许多殊荣,参加“两航”起义是他最引为骄傲的。“爱国”两个字的分量,胜过一切。

林雨水说,他已经在上海华侨公墓买好了墓地。“叶落要归根,将来,我们老两口子要陪着我们在天堂里的女儿,那里面太寒冷了。她会弹钢琴,我们要用笑声、用我们无限的爱,陪着她。(王晓波 江柳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五大十七中 林雨水(林炳煌)
我原的名字叫林雨水,我出生于福建西北接近江西深山客家人的家庭,因家父母不起,就把我(半)和哥哥(比我大三、四)姓林的菲律,即跟著父到菲律去。在菲律省一很不起眼的小生活。在海生活的薰陶中,我喜游泳、、划船和航海,了看天,又慢慢成好奇、好、勇敢、坦率和的性格。小,竟是我渡童年的地方,一草一木都陪我成,每我到海的和浪,是不能忘情。
在海上有校,了我中文化,家人把我送到尼拉
文。但我得很少,懂了翻查字典,就始了半工半的生活,了一家名 Valeriano Aviation School航空校,修理和行,其後,到航空校。
早在孩提代,我就常常到大人起日本人侵暴行。日本人用刺刀把日寇仇恨的子埋在我幼小的心,我立志大回把日本鬼子出中。的中是多的瘠弱,一小小的日本也能不吹灰之力,就能占了中北整地。外眼中的往往就是低能,受人白眼。在航空校中,我族歧的滋味。外人的歧激起我萌情感,在我大概十五的那年,在尼拉抗日救亡巨浪的感染下,我跟同定著家人,回考中央空校,以效家。由於我都未到法定境的年,又是著家人,我只得偷偷美治的殖民地--菲律。
,回的候,菲律已戒,禁中回抗日,禁火卷到菲律。了回到中去加,林雨水和三位青年一起,混在船,才回到祖。林雨水我:你可能都不相信,我急急忙忙,怕被抓回去,所以只穿了一衩上船。
林雨水回,反,他青年香港到了昆明,加昆明航校的入考。路州,有老、老太太看林雨水可,交流不了,就好心好意地教他了字,好向人介自己是什的,打哪里?希望到哪里去?
我先菲律坐船到香港,再由香港到越南的海防市,坐火到昆明,我一同考了中央空校第十三期。我三人身上的全部花完了。屋漏恰逢雨,入校要加考!一下,林雨水的心 好不容易到了昆明,千辛苦找到昆明航校,林雨水底了!在菲律,我所的中文字只有零星的字而已,而入前的填表格和考都需要用中文,可把我住了,我接到表格和,上傻了眼。在我咬著不知如何是好的,後,他把的中字他的卷:我是。埋藏心中多年的中文字。然後,度懊地上表格和考,我心想回完蛋了,千辛苦才到了昆明,果要我打道回府,重回到菲律,在是江父老。
回到宿舍後,我乎整整一星期都於忐忑不安的,茶不思,不安席。看吉人自有天相。有一天,考官突然通知我,校待,我有落第,可以上。到消息,我高得乎要跳起。此,我除了在上用心之外,更在中文上下了苦功,一年的努力,我於可以用大家交了。
珍珠港事件爆,迫使美改立,在反法西斯的需要下,我同十二、十三期共八十多人,於一九四二年初,被派到美西南部一空基地接受初、中、高的格行。
林雨水告我,他一航校就拼命。了努力,他在自己的胳臂上刺上字,表示要天天向上!可是,美西校航校不允在身上刺字。有法,他自己到室找,生生把字去掉了。
束後,我又被送到德克斯州安尼的道夫用(Randolph Army Air Field)深造,家著名的空行校,又名美西空校(West Point The Air),美空
(林老指出年手臂刺青)
中位就是於家校的。在那的行後,有部派我到利桑那州凰城(Phoenix Arizona)的鹿克高行校(Luke Field)行教官,培行。我是第一中籍教官。在鹿克航校我教了第十四期及第十五期。我真的有想到,在所行中央空校受,除了自中之外,也有英派。我上了行教官,竟然在那一培了自中中央空校十四、十五期。我些中的行在美生活的那年,常常聚在一起,注中的抗。那的我也很情,每放假,他都邀我到他家中作客。在基地上,我吃的是西餐。然而,地我吃的都是地道的家菜。每道家菜都勾起我思念苦中的祖。我更忘不了初漂洋海,千辛苦地回,就是要打日本鬼子。了早日抱,我定回到魂的祖,於是我毫不豫地向上打了告申回打日本鬼子。
我的果然得了批准,但附了一任,就是要我助越高海拔八千多米的喜拉雅山,以突破日本的封,破人“峰航”到昆明去。“峰航”印度阿姆邦汀江,甸到中昆明、重。越青藏高原,高原的山峰,不到必需高度,只能在谷中穿行,行路起伏,有如峰,峰航由此得名。行常有烈的流化,遇到意外,以找到可以迫降的平地。行即使跳,也落入荒人的林以生,日的空中截也行造成巨大威。因此,有多行生在航上。
上面要我助穿越“峰航”,是一巨和危的光任。在申回打鬼子,早已把生死置度外,因此,我也毫不豫承此任。前事的激烈,造成中美方和行失重,了充,我被分配到由德指的‘中空美志援航空’,也就家喻的‘虎’第十四航空第五混合大廿七中。所‘混合大’就是既有美人,又有中人,第五混合大是翰丹少校John A. Dunming後,我又被到第十七中行。第十七中的中方是向世端人,居台退休,他我很和善,有架子,我都很喜他。而作是威廉包赫大尉後出任台空。



其後,著情的展,我虎在湖南芷江建立了新的空基地,是最大,也是位於最前的,隔河就有日本兵。日本天皇裕仁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下了《停》後,日本在中的洽降,於八月二十一日在湖南的芷江行。
在中建造的跑道很陋,全是用小石出的。由於跑道表面的不平,曾生起P-40因身簸,二百五十磅的炮落而自行爆炸,造成人亡的悲事故。
芷江的生活件很差,很苦,尤其是口起的日本炸,常常在晚上炸芷江,一警,我就得跑防空洞,影我的休息和睡眠。那有自水,因此,只能一星期洗澡
(右二:林雨水芷江的中美友和P-51合影)
次。我看不到,收音就更不用了,多消息都是美人那的。苦的生活,更能激增我些中行誓死要把日寇出中的精神。
始自我著回,到抗日利,我出征了八十九次。有一次,我奉命起去偷江西九江。抵九江上空,我停坪上有好多好多排列整的日寇炸,然後又看到不少鬼子兵和卡在那。我然大物的炸作我的首要攻目,至於卡和鬼子兵嘛,我都不放在眼了,於是我果地向著目用射俯下去,中架,即做了‘避作’,然後再度俯,梅二度,又中架。每次俯,了避免被人的高射炮、中,我都自己坐作不上下不行,行,在中‘避作’evasive action。
在上空,我回一看,被我中的那架都冒出黑乎乎的,高三、四千尺,心了花。但就在我出利的微笑,我在到了霹的,我知道人密集的炮火中了我的坐。我沉住著回航,安然地降落在芷江,查身,有七八孔,幸被有中要害,也有到我。至今我忘不了,因在役,我使四架日本。此,中方和美方分了一枚空章褒我。
在抗中,我一共加了八十九次的征航,除了偷江西九江之外,有多次也是鬼一圈回的,我能活到今天,是幸。
在一次空中,由於於有利的上空,居高下,中向世端的背部被中受。我是他的僚,了保他,我想到自己的安危,著座迎痛。在我的猛烈反下,著尾巴慌忙逃遁,而我也安全返航了。所幸的中向世端只是背部皮外而已。在敷的第二天,他又上天抗鬼子。我又因此再得到一枚章。
有一空是生在洞庭湖上空的。在次空中,由於我的的滑油管被破而漏油,不能即返航,被列‘光牲’。因此,它成了我空生涯中最奇的一次,教我生忘。我和日本交中,在追中,我以往,本能地感受到已於援的途末路,我定自把它送去王,於是追不,一千英尺的高空一直到百英尺。眼看已是,於是下心,‘
(林雨水和其P-51)
天皇捐’,突然有如猿奔林,著向林猛撞,磕撞的即爆炸,燃起。我用影把它拍下。
在行中,我都要把整程拍下。人於被送上奈何了,但我的座也是痕,滑油管也被中,正在漏油。滑油油的指示出油量迅速下降,的度也因此而然升到氏二0五度,表示我的座已到了其危的界,爆炸。在千一的,最需要的是冷和果。既然我已掉了,了保存自己和,又了避免爆炸,我立刻速,在空中滑翔。滑翔越白山,一片草地出在我的眼前,在那草地上有牛在吃草。我法定眼前的是或是我的後方,於是有冒然掉,一是的,我得及高,我不鬼子俘。就在注的候,眼前突然一亮,我有一名站的士兵,著服,我知他是。於是,我心中有地滑翔到一小屋跟前就停了下。原,是芷江一百公里的湖南湘。在,械我的座更了被中的滑油管,予充燃料。候,太已下了山,四周慢慢朦起了,我向他表了意,就著原向芷江去。快到芷江我除了通高呼叫示批准降落之外,打了‘我器’。指官是美人,我告他,我是在洞庭湖上空打完空回的。
一番,我安全地回到地面。我回到宿舍,我的已被挪走,我的私人物品被友分掉做念了,真叫我啼笑皆非。在那火天的候,按常群出回,如果有一架久久回,便被‘烈牲’。而生在洞庭湖上空的一役空,早晨七打到中午十一,在回的群中,就少了我的座,因此大家就以我已‘碧血天’了。而我的死也得很。其後,我奉到去接受新的,在加各答的酒店,我遇到了同期派芬。他一到我,就大喊“鬼了”後大家又像笑大笑一番。
在抗中,我因在八十九次空中役有越表,了十四枚章,其中有枚空章和一枚十字章。抗利了,我本以全在一下振中,然而事,接踵而至,就是的密。我是‘人民打日本’而回的加空,眼的,我不能骨肉同胞互相,於是定我的空生涯下休止符。因我是因抗日而加空的,心得到上方的理解,於是就被分配到民政府交通部下的中央航空公司行。
(P-51上太太的名子RiTa夫人合影留念)
一九四九年五月中航空公司和中央空公司把基地上海至香港,我也跟著到香港。後,在同年十一月九日在香港加了航起,著香港德空而起,回中大。在十五日在北京店,航起者得到周恩的接。是我第二次周恩,我第一次到他,是在一九四六年的南京。在周恩的鼓下,我在北京、天津、上海和成都等地新中培一代又一代的行。在成都的一次‘抗美援朝’金大上,我把所得章都捐家。
如今,我回起我的空生涯。想起了不少友在中牲,虎存的友有不少也已作古了,面天,感慨千,但我可以,今世愧也悔,因在中民族到了最危的候,我海外回到中,在神的抗日中,我已到了作炎子的天!

(摘自大 林炳煌口述江整理)(人民日本版李清 方)
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|关于我们|援助共建|相关网站

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◇上海市第四、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◇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◇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◇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◇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

中国918爱国网目标: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

中国918爱国网宗旨: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
2000-2017 CHINA918.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◇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◇沪ICP备05012664号
编辑部热线电话: 邮箱: 微信号: QQ: